. .

富二代app黄版下载

   远处,那三道钟音余音未消,一道更加洪亮的钟声,再次袭来。

   “咚!”

   这道声音衔接第三道钟声,再次向四方波散而去!

   第四道钟声响起,紫运宗内,所有人都抬起了头。

   “难道又有人成为了符君?”

   “第十二位符君么....看来我丹道一脉,也要加把劲了。”一座梅林里,在月光下,一名老者在梅花纷乱下睁开了眼睛。

   这名老人身穿一身素衣,看去十分普通。

   这是一名很普通的老人,但所有人都不会认为他普通。

   只因他的名字,叫欧阳子。所以不普通。

   他就是.....六品丹王欧阳大师!

   欧阳子大师,丹道一脉三大丹王之首,也是大罗域中,丹道第一人!

   在这老人的身上,散发着淡淡的光芒,神圣无比。

   极致蓝眼美女迷人

   这名老人,赫然是一名圣人。

   在大罗域中,人们只知道欧阳子的丹道造诣位列顶峰,却不知他的修为亦是如此。

   在三千年前,欧阳子大师,就已然成圣。

   欧阳子大师三千年未出世,在外界的认知之中,依旧停留在圣虚境中,就连紫运宗的那些弟子都不曾知道,这位丹王已然成圣。

   他的丹道造诣更是再上了一个层次!

   欧阳子大师,正当要闭目养神时,眼睛再次睁起。

   两道钟声。再次相继而来,回荡在四方。

   “符王。”欧阳子沉默了片刻,喃喃自语。

   “看来大丹试,要提前开启.........”

   ........

   在符阵一脉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一脸茫然。

   今夜有微风,有细雨,也有阵阵浓厚的呼吸之声。

   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?所有人都不清楚第六阵是如何破的。只看楚程与那九尊巨人,进行了对轰,然后第六阵就破了。

   十成全开,绝杀之阵。曾经甚至斩杀过一尊凝聚三道规则的圣虚强者,却在一名筑基修士的轰击之下,崩碎了!

   这太违背了世间常理........

   “东太君....这....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!”紫画仙子红唇张开,一脸吃惊道。

   “为何此人能一拳将九尊堪比圣虚强者的战灵轰灭?”有丹宗不解。

   圣虚与筑基的差距实在太大了,可以说是天地之隔。

   东太君看着那道白色身影,强压下心中的震惊,道:“并不是轰碎,而是他找到了阵眼。”

   “这.....这怎么可能!”有丹宗倒吸口气道。

   紫画仙子美眸露出一丝震惊之色,道:“这不可能,第六阵每息之间,都有百般变化,阵眼也随之而变,怎会找到阵眼。”

   东太君摇了摇头,道:“此人的符阵造诣,已经不是我等能够妄图猜测的了。”

   就在这时,一声惊呼声响起,只听得有人道:“第六阵....他只用了三息。”

   全场哗然,看着那道白色身影,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。

   “真是个怪物啊.......”东太君心神震动,久久不能平息。:“若是此子,修为达到化神,怕是第七阵也能闯之,到时候怕是我符阵一脉,将会出现...一名....符皇!”

   “快看...一粒丹师好像还要继续闯阵!”

   三万弟子众,原本对其不满,但此刻、却为其疯狂!

   只因!他们亲眼见证了一名新符王的出世!

   三万弟子众,看向陈若风,眼中露出不屑,甚至厌恶。

   他们都知道陈若风是爱慕与紫画仙子,嫉妒楚程,才让人与其宣战。这本是一件不公平事。

   一名筑基修士对战四名金丹修士,这就已是极为不公平。一名筑基修士闯符阵门六阵,更是不公平。

   但....那人连续给了他们太多的惊骇。

   一人重创四名金丹,一息一阵,连闯五阵,就连第六阵也只用了三息。

   这已经只能用怪物来描述这位鬼才了。

   就算紫画仙子欣赏此人,那又如何呢?这世上还有谁更能配得上紫画?不,准确的说,就连紫画仙子,都不一定配得上这人!

   陈若风脸色煞白,全身颤抖,万万没有想到,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,竟能够闯过六阵!

   第六阵,万年来整个符阵一脉就只有那五位丹王闯过。一位筑基修士能够闯过,又有谁人相信?除了这些亲眼看见的人,这事传到外界,估计也没有几人会信。

   此时,楚程看着面前那片虚无,伸手擦了额头上的冷汗。

   “雪谣前辈,这第六阵真的差点吓坏我了。”楚程只用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道。

   这世间,显少有人能够熟知世间所有阵法,但是还有一些人能够知晓。

   那就是.......雪谣!

   楚程之所以敢发毒誓,闯六阵,就是因为雪谣的突然传音。

   “呵呵,这六阵、终究逃不过阵眼。只要瞬息找到,也不算什么。”雪谣空灵的声音传来,依旧十分平淡,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值得她惊讶。

   “我让你闯阵,只是让你再创极道,完美金丹路,更近一步。”雪谣再次开口。

   “雪谣前辈,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极道金丹,还需要阵法辅助?”楚程有些疑惑。

   “后面的事,你不需要知晓,只要按照我说的做。”雪谣似乎不愿意对楚程透露什么。

   “好吧。”楚程无奈,只好作罢,不准备问究到底。因为他知道雪谣前辈不会害自己。

   “那第七阵,顺便也过了吧。”楚程双目一闪,踏进第七阵。

   符阵一脉,似乎没有七品符皇。楚程很想做一做这符阵一脉的唯一符皇。

   就在他踏入第七阵时,天地一阵轰荡。世间变为了一片金色。

   这里问天无音,问地无生。只有那一片金茫.......

   在高空之中,一只巨大眼睛蓦然睁开。

   这一眼......仿若天荒......这世间的一切,定格在了这一刹那。

   “你疯了!第七阵是圣人之力。这位圣,感悟了真道,你进来必死无疑。”雪谣的声音传来。

   “那怎么办?前辈难道也没有办法破了此阵么。”楚程一愣,先前在雪谣的指点下,一息一阵,那种感觉爽到了天。

   “此阵无阵眼,无法取巧,只能靠力破之。而且这阵破了,闯过第八阵,才能称为符皇。”

   “第七阵,只是评判一个阵师的实力,只有达到圣位,闯过第八阵,才能真正的成为符皇,你还是认输吧。”

   “........”楚程愣住了,但还是急忙开口认输。

   在他认输的同时,天地又是一阵晃荡,紧接着恢复了清明。

   外界,人们看到第七阵消散,又是倒吸了口气。

   “第七阵.....难道又是几息间破了?”紫画仙子瞪大了美眸。

   东太君眉头皱起,看出了蹊跷,道:“圣钟未响,怕是未破。”

   “呼!”所有人闻言,纷纷松了口气。若是楚程再破了第七阵,他们怕是会怀疑整个人生。

   楚程退出符阵门,在众人的目视下来到大殿。

   他看着脸色煞白,在不停颤抖的陈若风,轻笑道:“你先前说,我只是一个二品丹师,见你需要下跪行礼。”

   “如今,我是六品符王,而你只是一名四品符宗。”楚程看向众人,一声冷笑,又将视线放在了面前这人身上。

   “现在!你.......给我跪下!”

   声音之响,四方回荡,响彻云霄。

Sorry, comments are closed for this pos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