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 .

茄子app破解版安卓下载

“你使的就是剑法。”司命看着邵小黎,柔声开口道:“此招意凝而神驰,若针芒藏袖。很不错的剑法,不知师承何人?”

邵小黎从未见过眼前的女子。

她脸颊的线条柔美得似雕似琢,软软的银发更像是最好的棉丝,整整齐齐地披下,然后贴着身体的线条,有的笔直至后背,有的则顺着胸脯傲人的曲线淌下,那黑袍也并非绝对的黑,上面隐约有银线勾嵌的纹路,那些线条埋得极深,隐约勾勒出一幅完整的图案,邵小黎无法看清。

这个女子的突兀出现颠覆了她的认知。

她只觉得,哪怕是风情万种的苏烟树姐姐,若与眼前的女子相较,似乎也成胭脂俗粉了。

“我……”邵小黎微微回神,她当然不能把老大供出去,紧张道:“我这是自学的剑法。”

司命微笑道:“小妹妹可真是天赋过人。”

邵小黎不知是敌是友,只是悄无声息地退到门后,道:“这位姐姐有什么事吗?”

邵小黎说着,余光一瞥,再次怔住。

先前与那三眼少年打了一架,那三眼少年被砸到街上,然后一路滑去,撞上对面的墙壁,那个墙壁上垂下的烟尘,竟在这银发女子出现之后,凝滞在半空。

邵小黎心中一惊,立刻移开目光,望向了整条长街。

长街没有什么异动,清风不至,树叶不响,灯笼不晃,一切仿佛都凝滞住了,安静如死。

清新妹子自由放飞心情

邵小黎曾听说过,有大神可以于掌间手握阴阳,调转时间,她原本以为是传说,如今那个神女却真真实实地降临到了面前。邵小黎抓了抓自己有些乱的头发和因为练剑而有点脏兮兮的裙角,生出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而那女子的衣袂也像是在时间的波浪中起伏着,缓慢而缱绻,她柔和的眼睛始终看着邵小黎,道:“姐姐只是看你剑术使得不错,起了爱才之心,你愿意随姐姐走么,我可以教你比断界城最厉害的术法还强百倍的神术。”

她的声音柔和地传入耳中,带着令人心悦诚服的动人之色,邵小黎神色恍惚,那只退回门槛的脚竟不自觉地迈了出去。

“神术?”邵小黎下意识问道。

司命点头道:“我可以带你走出断界城,可以教你如何司掌他人的命,可以让你在时间的河流里永生,也可以帮你留住任何你想要留住的人。”

“留住任何想留住的人?”邵小黎目光闪动。

司命微笑着点头,她伸出了美玉般无暇的手,掌心向上,五指微曲半翘,轻轻招动,道:“随我走吧。”

邵小黎的脚步竟真随着她柔柔招起的手走了过去。

只是走了两步,邵小黎心中生出警意,她微微回神,停下了脚步,再次望向对方的眼神,已隐隐带着抗拒。

司命缓缓道:“你是不相信我?”

“我……”邵小黎看着她的脸,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着她,这姐姐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骗人呢,就像是老大从不骗我一样……对了!老大。

她欲言又止,回首望向了屋内。

司命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。

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宁长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邵小黎身后不远处,他的白衣是邵小黎亲手洗的,很干净,还带着草木的香。

宁长久慢慢走到了屋外,望向了那个自称司命侍女的银发女子。

银发女子也看着他,微笑道:“公子,不曾想你也在这里呀,当日一别,如今已将近三月,公子竟都不曾来寻过我?”

宁长久道:“进来说吧。”

邵小黎听着他们的对话,大吃一惊,心想老大什么时候和这么漂亮的姐姐勾搭上的……居然瞒着我……该不会是趁我睡觉的时候,出去私会的吧?

那这样,自己以后岂不是要给他们当丫鬟了!

邵小黎站在他们中间,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,她忍不住抓了抓脸,面如菜色。

宁长久在回身之时却拍了拍她的肩膀,用唇语说了一句:“自己小心。”

……

司命微微提起黑色长袍的下摆,轻轻地跨过了算不得高的门槛,随着宁长久走入了这间院子里。

血羽君正像老母鸡一样蹲在院子的一棵树下庇荫,见到那银发女子前来,它如见克星一样,嗖得一下窜到了树上,躲在遮蔽性并不强的树叶间,装作自己只是只随意经过的鸟。

司命轻轻地看了它一眼,道:“这只鸡,倒是有些眼熟。”

宁长久道:“现在还瘦了些,等姑娘下次来,兴许可以给你熬锅汤。”

司命眯起眼眸,微笑道:“公子的待客之道,确实不错。”

宁长久停下了脚步,他回身望去,随后眉头渐渐皱起。

只见司命娉娉婷婷地立在院子里,她一手负后,另一只手摊在胸前,而她的掌心上,躺着几根金色的细线。

宁长久沉默不语。

这是他在院子里事先伏好的阵法。

这阵法便是当日宁小龄入魔之际,他在院中暗暗埋下的阵。

这是金丝罗网阵,据传是上古之时修士以金线埋于河底,困绞蛟龙的阵法,很是强大。

而今日的阵法,更比当日困囚宁小龄的,要强上数十倍。

他虽也没有指望凭此困住她,却也不曾想,这才一个照面,阵法还未发动,便被对方像是胡萝卜一样连根拔起了。

“重岁祸乱王城,我也有些担忧,所以布下了此番阵法以自保,姑娘莫要见怪。”宁长久面不改色地说道。

司命信手捻着这金色的线,手指勾撩间竟奏出了几道慑人的音律,宁长久依旧不为所动,向着屋内走去。

司命倒是也没有破坏这道阵,而是松开了手,任其重新没入土中。

她随着宁长久的脚步走入,至门口时,她随手揭下了一张泛黄的,有修改痕迹的符纸,再将门下的一颗黄铜铃铛挑去了“舌头”,随后她才迈入了屋中。

宁长久看似平静,心中却绷得紧紧的。

他这些日子所布下的一些手段,被对方信手之间便一一破解了。

这是两人谁也没有发话,心照不宣。

司命体态盈盈,步履轻慢,她在行走之间又顺手收拾了桌上的碗筷,将它们一一摆好。

“这水碗引咒阵她都看得出来?”剑经之灵终于按奈不住,以心神说道。

司命收拾好的碗筷,又拿起鸡毛掸子,掸去了墙壁上的蛛网,也顺手将一直趴在阴影里的红壳甲虫掸落,那甲虫受惊,向着门缝中逃窜,才至半路,它的身子便飞速腐朽化灰,然后被司命用鸡毛掸子轻轻震散。

“不会吧?这血尸虫可是我们在雪原的冰地里捞出来的,坚如磐石,水火不入,剑都砍不死,这……”剑经之灵也像是见了鬼一样。

躲在屋外大树上的血羽君却暗暗想着,不愧是拔我的毛做成的掸子,果然厉害!

掸去了那血尸虫后,司命又被墙壁上的几幅画吸引了,她走到了那几幅新画前,目光似被画布容纳。

这是宁长久凭借着张锲瑜的画技所绘制的空间之卷,四幅画卷看似割裂,实则互为整体,那画卷中有可以容纳自己藏身之处,也有可以困囚他人之所。

但这画同样没有瞒过司命的眼睛。

“公子笔法精湛,其间的神思韵味传神动人,若说这是天下最好的大家之作,我亦不会生疑,只是这画卷这般摆着,委实不美。”司命缓缓地说着,然后伸出了手,将几幅画卷调转了位置。

原本相互惯连的意境便被割裂,这四幅画虽还蕴含空间的法则,但破碎的法则对她来说已没有一点威胁。

“这可真是个女妖精啊。”剑经之灵道:“你这头驴看来只能干瞪眼了。”

宁长久心弦紧绷,他知道,对方一样样将自己布下的局面破碎,不急不缓,也是慢慢磨碎自己道心的过程。

司命浅浅地笑着,在这不算奢美的屋子里,她纤美的背影显得愈发清艳。

她又收拾了一番屋子中的其他事物。

此刻她“收拾”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淑娴,倒像是相处了许多年前的良家妻子,气质被岁月沉淀得温和,脸颊却依旧带着二八年华时的绮颜玉貌,随着她时而的弯腰

,那纤巧却腴嫩的身段翘挺极了,难以想象黑袍之中包裹的是何等的尤-物。

这样的女子,无论是谁看到,或许都会生出一种,这若是自己妻子便好了的感觉。

但宁长久目光始终没什么波澜,他看着她收拾地上香烛时微屈的身子,平静道:“随我进屋吧。”

司命缓缓起身,一绺发丝自耳后垂下,落到了颊畔,她以手去挽,微低着头,竟有一种小家碧玉之感,“公子这是在邀我?”

宁长久心中默念着清心的咒术,径直走入了屋内。

司命跟了进来。

“这看上去像是女子的闺房呀。”司命打量四周,说道。

宁长久点头道:“这是小黎娘亲的房间,她娘亲死了之后,这房间便腾出来给我了。”

司命轻嗯了一声,她垂着双袖,脚步无声,纤细窈窕的身影鬼魅般浮过房间,透过窗纸的光落到她棉丝般的银发上,散发着薄薄的晕芒。

宁长久给她倒了一碗水,道:“姑娘请坐。”

司命坐了下来,目光柔和地盯着宁长久,似笑非笑。

宁长久开门见山道:“姑娘此次登门造访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司命嗔道:“你还好意思问我?两个多月前,我送了你信物,让你来星灵殿见我家的主人,主人苦等了这么久,也没将你等来。不过主人与我说,古时寻访仙人,便有三顾而出山的说法,便命我再来一趟,请公子前往星灵殿一叙。”

宁长久道:“并非我不想去,只是实在寻不到星灵殿的位置。”

司命轻掩下唇,似是堪堪醒悟,歉疚地笑了笑,轻轻站起,给宁长久敛衽一礼,致歉道:“星灵殿不同于世俗王殿,倒是小女子疏忽了,还请公子莫要怪罪。”

宁长久假借放水壶的动作微微侧身,避开了这一礼。

司命重新落座,伸出了那纤美无双的玉指,道:“若是公子愿意,我愿意领你去殿中见我们家主人。”

宁长久道:“你主人若是有事,托你与我说就是了,何必如此大费周章?”

司命说道:“重岁那妖物还在这城中伺伏,我们说的每一句话,都有可能被他听了去,唯有星灵殿与世隔绝,可以商谈一些要事。”

宁长久没有接话,忽然问道:“先前你为何要与小黎说那些?”

司命微笑着答道:“那小姑娘我看着着实漂亮可爱,起了收徒之心,不知她已有师承,还望公子莫要见怪。”

宁长久又问:“你们是需要我帮忙?”

“公子果然是聪明人。”司命说道:“若是公子真是那传说中的天命之子,那到时候哪怕是我主人,也愿意奉你为神明,对你俯首贴耳,唯令是从。”

说话间,司命眼波流转,脸颊上的冰雪般的眼色与唇角勾起的妩媚相处,带着摄人心魄的美。

宁长久依旧不为所动,甚至没有追问天命之子的说法,只是道:“你们要我帮什么,若是赴汤蹈火之类的事,我断然不会答应。”

司命摇头道:“放心,断然是不会为难公子的,到时候司命大人会与你详说。”

宁长久点点头,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:“重岁还在不在城里,他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司命无奈地轻叹了一声,摇头道:“对于重岁那头妖物,主人其实也很困扰,这片城中的一切,在星灵殿的星盘上都有对应,而重岁则是其中不和谐的一点光,这点光隐藏在星盘的暗处,哪怕是主人也无法察觉。”

“重岁来自哪里?”宁长久道。

司命静静地看着他,说道:“断魄峡。”

宁长久神色茫然。

司命继续道:“那里终年风雪,还住着一个用蛮力死算命的,若是公子有缘,或许可以见他一面。”

宁长久点了点头,神色依旧有些茫然。

司命道:“先前我与那小姑娘说的那些,同样也是对于公子的许诺,小女子绝非言而无信之人,还望公子信任。”

宁长久道:“我愿意相信你和司命大人。”

司命轻轻点头,说道:“拿着我上次给你的钥匙,禁令结束的那天夜里,来王殿之中,走到最深处,那里有一面石墙,公子用那枚玉石钥匙补全上面的八卦阵图,便可以来到星灵殿中,届时,你就可以见到司命大人了。这一次希望公子务必要来,若是来了,那星灵殿将永远是公子的朋友,若是不来……”

司命话语稍迟,薄绯色的朱唇轻抿,道:“若是不来,那我也只能替公子惋惜了。”

宁长久听着,对方的话语很轻柔,那种轻柔带着一丝模糊,因为这丝模糊感,宁长久想要听清她的话,便必须入神,而这种专注却像是落入蛛网的虫子,神魂都被慑住,难以挣脱,他发觉之时为时已晚,心绪已随着对方的话语有节奏地起伏着。

气海之内,剑经之灵已然会意,它随时准备占据宁长久的意识,使他切断与银发女子的联系。

但司命也并未真正做什么。

从入屋之时到此刻,她所做的一切,似乎都只是在震慑宁长久,让他明白差距,告诉他反抗没有意义。

山坡下的驴哪怕再神秘,再健硕,也不可能抵得过猛虎的猎杀撕咬。

“我知道了,到时候定来拜见司命大人。”宁长久与她一道起身,互行了一礼。

“那就劳烦公子了。”司命轻轻点头,她像是隐于乌云间的月辉,步履款款地退了两步之后,她的目光遽然被什么东西吸引,秀颈微侧,望向了角落里的箱子,她笑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宁长久也愣了愣,那箱子好像就是个寻常的箱子,倒也不是他布下的什么陷阱。

剑经之灵倒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,大喝道:“快阻止她!”

宁长久疑惑地看向了那边。

只见银发女子捧起那个箱子,抱在怀间,解开了铁扣子。

箱子打开之际,司命冰雪般的清冽的眼眸里泛起了微微的水光,她竟有些害羞地低了些头,淡雅的侧靥覆上了浅浅的红晕。

“不曾想公子竟还有这等雅兴?”司命将木箱子微倾,宁长久这才看到了箱子中的东西,微微尴尬。

那箱子中是刚来断界城时,邵小黎捣鼓出来的,据说是她娘亲与王上……所用的道具。

其中不乏细绳拧成的皮鞭子,皮革的手套,金属的项圈,还有许多细长的棉绳……

“这……”宁长久是在觉得自己冤枉,他怎么也不会与邵小黎那丫头做这些。

司命却是善解人意地以指抵唇,做了噤声的手势,道:“这闺房私事也不算什么见不得光彩之事,只是不曾想公子仪表堂堂竟还有这般喜好,不过若是你真的喜欢,届时来星灵殿时也可以将此物背上,我家主人……并不介意的。”

接着,她像是说完了什么秘密,淡雅一笑,柔柔地合上了箱子,放下身段,将那木箱子推回了角落里。

清冷的屋内像是浮着淡淡的尘埃,而司命则像是尘埃中的一缕月光。

这缕月光留下了最后一抹浅笑,然后在屋内渐渐淡去。

宁长久看着她离去的影子,心弦没有丝毫的放松。

而她最后的话语,莫说是寻常男子,哪怕是剑经之灵听了,也道心难耐,试探性道:“我看这姑娘不似玩笑,要不……到时候带上试试?”

……

……

邵小黎小心翼翼地摸进屋子里。

宁长久坐在椅子上,他身前的桌面上,置着一个盛着水的瓷杯,而他的对角处,也放着一个瓷杯子,杯中的水一口未动。

那水中亦有毒药,宁长久自有解毒妙法,所以刻意先饮了一口,想让银发女子放下戒心。

但对方似有玲珑之心,能看穿自己所有的想法,到最后也没抿上一口,只是浅笑嫣嫣。

“那位大姐姐走了吗?”邵小黎问道。

宁长久点点头。

“那姐姐可真漂亮。”邵小黎说了一句,她顺势在宁长久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想要喝水,却被宁长久忽然按住手腕,夺过了杯子。

邵小黎怔了怔,她委屈极了,眸子里一下噙上了眼泪:“老大,你这也太偏心了,我们每天朝夕相处,怎么还比不得那狐狸精说几句话呀,现在水

都不让我喝了,好过分呀……”

宁长久没有解释,只是道:“在开城之前,你一定要小心任何人,包括你熟悉的人,甚至是我。”

邵小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,只是赌气道:“老大不和我玩,难道还不许其他人和我玩了?”

宁长久看着她,道:“禁令结束的那天,城里或许要出大事。”

邵小黎抹了抹眼角,道:“这也是那位大姐姐告诉你的?”

宁长久道:“总之你要自己小心,这两个月学的剑法和精进的境界,足够你在城中自保。”

邵小黎的心回暖了些,道:“不是有老大护着我么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

宁长久没有再说什么,他隐约猜到了一些银发女子的想法,只是那些想法太过可怕,饶是见过了白夫人灭城的他,依旧难掩心中的寒意。

见宁长久不说话,邵小黎忍不住继续问道:“那个姐姐叫什么呀?”

宁长久没有隐瞒:“或许她就叫司命。”

“司命?”邵小黎微惊:“这个世界上还有姓司的?”

宁长久想起了自己的四师姐,道:“有的。”

邵小黎哦了一声,问道:“那老大刚刚与那神仙姐姐在屋子里都做了些……”

说话间,邵小黎眼睛一尖,瞥见了屋子的角落里,那木箱子好像有挪动过的痕迹,她话语一滞,脑袋里浮现出了一连串的画面,这……她实在无法想象出,那淡雅如茶花,清澈如新泉般的神仙姐姐,敛下身段,揉开衣裳,与老大使用那些物件时的场景,

少女的脸一下子羞红了,她低低说了一句老大真过分之后,立刻快步跑到了屋外。

剑经之灵在气海中上下沉浮,大笑不已。

宁长久也懒得去理会这些事了,唤来了血羽君,交代了一些给邵小黎练剑的事宜,便将它扔去院子,给邵小黎陪练去了,而今日邵小黎像是受了刺激,愈战愈勇,不多久,宁长久便听到了庭院里血羽君扑棱着翅膀的惨叫声了。

宁长久起身,推开了些窗子,向着庭院的方向望去。

砂雪、白绫、镜花、秋妆,云崖石刻,闲落桂子,敲月问仙……

天谕剑经上半卷的七式在邵小黎的手中一剑接着一剑地使出,虽然招式的承接尚有些僵硬,但想来两三年内,也可以圆融贯通。

他看着这些剑招,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教师妹读书写字的日子,还有陆嫁嫁于雪崖上挥剑的身影。

那些记忆是那样的清澈而遥远,此刻身处异地每每想起,都似蒙上一层仙气迷蒙的纱。

他不确定自己此生还能不能再见到她们。

他又看了一会儿,然后合上了窗。

……

开城之日临近,整座王城都已被翻了个遍。

但那重岁却极有耐心,他不知隐藏在哪一片黑夜里,始终没有露面,哪怕是参相于云台之上施展了三天三夜的星河搜罗大法,也未能寻到它的踪迹。

于是城中有了另一番的猜想。

会不会那个重岁早已化作人形,隐藏在了王城之中,而王城中,每一个他们自以为熟悉的人,皆有可能是重岁的化身。

这个想法瘟疫般扩散开来。

原本在平和之中的人也开始自危担忧起来,生怕一觉醒来,自己亲人的刀插上自己的胸口。

但重岁始终不肯露面,也有人开始怀疑,这个妖物到底存不存在,他们所做的一切,会不会只是自己吓唬自己。

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着,直到城门打开,重岁也没有出现。

禁令解除的那天,天空都像是亮堂了许多,城外开辟出的菜田三个月无人打理,生长得出奇得好。

哪怕是血羽君也颇为兴奋,大喊着要去冰原上砸雪球。

宁长久的心却怎么也无法随着天气一道晴朗。

因为他今夜要去见司命的缘故,所以邵小黎也托了病,没有去参加这一次的辟野行动。

傍晚时分,宁长久站在庭院里,遥遥地望着天空。

这是他来到断界城的第三个月,若是在外面,此刻便应是初秋乍凉的时节了,莲田镇的莲子节或已过去,那满塘莲花也应开始枯萎,化作一池的残花败叶。

暮色已经降临,断界城的天空没有霞火,苍穹始终铺着雾气蒙蒙的浊色。

邵小黎看着他的侧脸,不太明白去见那个漂亮姐姐有什么不好的,说不定还能讨回来当老婆呢。

可是老大这神情,分明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呀。

她知道,时渊中的神灵皆是转世而来的。

难道说老大也在想自己上辈子的妻子吗?

她这样地想着,在庭院中挥出了一剑,庭院中有白虹横跨,染着暮色,像一片烟霞。

而这一次的行渊队伍行进得格外顺利,同时,也因为隗元不在的缘故,许多原本被压了一筹的人干劲更足,皆背着旗帜,带着自己的灵全力以赴地前往冰原,想要亲手去创下历史。

他们原以为,三个月的时间,那些悬崖峭壁之间应是又繁衍生长了无数的妖兽。

但出了城,他们才发现,那峡谷之间,安静得近乎死寂。

原本肆虐横行的怪物不知去了何处,搜寻了半天也只能零星看到几只,许多山崖间噬人的花卉都已枯死,只留下了一截青茎吐着浆水,而那黑崖之中的火蛇更是灭绝了一样,哪怕见到,也只是幼蛇,这让那些自傲的修道者都不忍心下手了。

死灰林中的参天树木也肉眼可见地稀疏了很多。

过了死灰林还有数十个天堑绝壁,悬崖裂谷,在过去,那都是极为凶险之所在,特别是一片迷雾山谷里,藏着的虫豸皆剧毒无比,尚有不慎,都有可能身中毒害,要么被迫截肢,要么直接死去。这座迷雾之谷曾耽误了他们几十年。

但此刻,这里却是一马平川,那些虫豸听到人声,像是吓破了胆,纷纷往石缝里钻,不敢出来。

而之后的荒谷和平原沼泽也差不多如此,这明明是一场厮杀开辟的道路,此刻却像是一次赛跑,他们比拼的,只是单纯的脚力。

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背着重剑,带着半边面具的少年。

那少年的另外半边脸,便是当年在迷雾山谷里受斑斓毒气侵蚀而受的伤,至今未愈。

他这些年因为自己的脸,受过不少的嘲笑,而今日,只要他将旗帜插上冰原,他便是这几十年来最大的英雄,所有的嘲笑都将化为赞美和仰慕,他的风头也将会直接压过隗元。

他拔出了身后的旗帜。

就在那时,一个人影忽然掠过了他的身边。

少年怔了怔,旋即认出了他。

那人的神灵拥有芥子之能,可以收纳许多东西,然后凝为种子大小。

少年明白了过来,先前那人便是凝为了一粒芥子偷偷藏在了自己的身上,如今终点将至,他才倏然现身,夺路而去。

少年一路狂奔,此刻的体力当然比不上修整了一路的他。

他眼睁睁看着这个无耻小人跑上了冰原,插上了旗帜,忍不住发出了愤怒和不甘的怒吼。

只是紧接着,少年发现,那人明明第一个将旗帜插上了冰原,但他的眼睛却怔怔地看着前方,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欢悦意味。

少年跑到了他的身后,正想斥责他并与他一战,但很快,他也沉默了。

眼前的冰原上,有一层厚厚的雪,而那雪地上,则有着一排极为醒目的足印,那足印就在他们的眼前,一路延伸,笔直得像是一排插得整整齐齐的秧苗。
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他将手伸入了雪中,触摸着那脚印,然后挥动手臂,想要将其抹去:“这是谁的脚印……明明是我最先来的啊,怎么可能有人比我更先到?这到底是谁?他为什么不插上自己旗?!”

那人发疯似地怒吼着,不停伸手,拼命地想要擦去雪原上的足印。

而他身后那个被算计了的少年反而平静了下来,他看着这蔓延而去的痕迹,说道:“这一定是恶魔的脚印,这片冰原的尽头或许不是天国,而是恶魔居住的炼狱。”

……

……

(感谢书友王璇子打赏的舵主!!谢谢书友的大力支持!么么哒)

Sorry, comments are closed for this pos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