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 .

荔枝app使用app免费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苏白没有说话,脸色却多了一丝柔和,笑着道:“外公您也不用太悲观,苏家实力虽然雄厚,但是如今的我却也不惧他们!”

“只要有我在,定可保薛家无恙!”

若是不了解苏白的能力,薛平海定会对自己这个外孙的话嗤之以鼻,但是如今明白苏白的实力,他没有多说什么。

只是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薛家虽然实力低微,但是在金陵经营这么多年,还是有些关系在的,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随时找舅舅,他会不留余力帮的!”

苏白点头,沉声道:“多谢外公!”

两人又聊了几句,气氛也慢慢变得温和了许多。

临到苏白离去时,薛平海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棕色文件袋递给苏白,沉声道:“这些是我这么多年调查母亲和父亲当年出事时一些细节资料,应该会对有些帮助—”

“还有,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,不要贸然行动!当初害死母亲的苏家背后势力,不是这‘俗世’中人!”

苏白眼眸微凝,“仙门?”

“知道仙门?”薛平海问完才哑然一笑,以苏白的实力,接触到这等隐秘,很正常。

“知晓一些。”苏白沉声道:“您的意思是,我父母出事,和苏家背后的仙门势力有关?”

亲亲我的小黑皮

薛平海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所以,一定要小心!就算如今的实力,恐怕遇上那些真正的高手,怕也不是对手!”

“我明白了!”

顿了顿,他皱眉道:“那您可知晓,苏家背后的仙门势力叫什么?”

“神药宗!”

……

晚宴上,薛平海和薛忠一家人齐聚,一顿饭下来,众人之间的生疏消失了大半。

晚饭后。

苏白早早回了客房,唐秋白则是被安排在了他隔壁。

打开文件袋,一叠厚厚的卷宗出现在苏白面前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。

紧接着,便是一些手写的文字记载,和人物介绍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苏白将卷宗收起,脸色有些难看。

说实话,这些东西有些让他失望,并没有太多害死苏父苏母凶手的线索,大部分都是一些薛平海的猜测和暗中调查的推论。

可是,毋庸置疑的是,苏父苏母两人出事,定有蹊跷!

深吸口气,苏白拿出一张照片,看了半晌,眼眸中露出一丝冰冷。

“郑家!”

在薛平海的调查中,苏道轩的死因,或许和金陵郑家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而且,如今的郑家家主夫人,正是如今当代苏家家主夫人的胞妹!

这个关系颇为隐秘,郑家和苏家都有意隐藏,可是还是被薛平海查到。

既然母亲的事情暂时找不到线索,那就先从这郑家入手好了!

反正,这郑家和自己也有旧仇,到时候新仇旧恨一起算!

一念及此,苏白眼眸的寒芒一闪而逝。

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“砰砰砰—”

“苏白表弟,睡了吗?”

听到薛如龙的声音,苏白有些无奈,自己这个表哥,还真是自来熟的厉害。

不过,他本性倒是不坏,苏白对其观感还算不错。

刚打开房门,一黑色皮裤夹克的薛如龙,满脸神秘笑意道:“走,表哥带去体验一下金陵市的夜生活!”

说完,不等苏白拒绝,就直接拖着他向着楼下走去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金陵市,夜色酒吧。

虽然名字叫夜色,但是酒吧内装修的却颇为文艺,而且地理位置极为偏僻,一般人根本找不到。

想来,这里应该是金陵市的一些圈子里的二代们小聚的地方。

两人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。

容貌精致的女服务员上前,躬身笑道:“薛少,两位喝点什么?”

薛如龙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,笑着打趣道:“兰兰真是又漂亮了!今天是我表弟第一次来,把我那瓶珍藏多年05年的Chateau Margaux (红颜容)开了,我要请表弟好好品鉴一下!”

被薛如龙称为兰兰的那个女服务员,看了苏白一眼,眼中的诧异一闪而逝。

这瓶法国玛格庄园的名酒,如今可是价值数万,薛如龙请那么多朋友公子哥来,都没舍得开过,今天居然为了这个所谓的表弟开了?

看来,自己面前这位少年,来头也不小啊!

心思百转间,女服务员轻声应了一句退下。

很快,她再回来时

,带了了一瓶包装精贵的红酒。

薛如龙接过红酒,炫耀似的向着苏白道:“表弟,可有口福了,这瓶酒当初可是花了我近八万大洋啊!”

苏白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。

想他昊天仙尊,什么样的绝世仙酿没品尝过,一瓶凡酒而已,又如何让他心动?

开酒,醒酒。

待到红酒醒好,薛如龙端起酒杯,做了个干杯的姿势,率先轻抿一口,顿时露出一抹沉醉之色。

“啧啧,不愧是,法国玛格酒庄的佳酿,味道醇厚,滋味甘冽,真是绕齿留香啊!”

他深吸口气,满脸笑意的看着苏白,道:“快尝尝,怎么样?”

苏白轻抿一口,点了点头,笑道:“还不错。”

“没了?”

苏白哭笑不得,道:“一瓶红酒而已,还能怎么样?”

薛如龙撇了撇嘴,还未来及说话,却听一道冷笑传来。

“一瓶红酒而已?口气还真是大到没边啊!也是,一个乡下来的乡巴佬而已,懂什么红酒?”

“这夜色的门槛真是越来越低了,如今什么样的货色都能进来—”

“恩?”

薛如龙脸色顿时一冷,转头间,看着那个头发染成蓝色的年轻人,冷哼一声道:“齐刚,老子和表弟喝酒,有什么事?”

“趁着老子心情好,赶紧给我表弟道歉,要不然老子打断腿!”

那名被他称为齐刚的年轻人,脸色瞬间变得铁青。

“薛如龙,不要太过分!别人怕薛家,我齐家可不怕!”

“呦呦—还不怕我薛家?”薛如龙满脸冷笑,讥讽道:“智商还真是感人啊!真不知道齐家要是落在手上,能活多久!”

“—”齐刚脸色铁青。

“什么?”薛如龙满脸冷笑,目光如刀,似有似无看向某处。

“当走狗就要有当走狗的觉悟!凭,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嚣!”

他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,端着酒杯,冷笑道:“朋友,再不出来,可别怪我打狗不看主人了—”

Sorry, comments are closed for this post.